箭頭 當前位置: 首頁 >> 信息公開   網站分享
 
深度解讀《關于促進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促進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并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

繼就民營企業融資進行發文后,兩辦再次就中小微企業發展問題進行專門發文,反映出中央對中小企業融資的高度重視。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了競爭中性原則。要貫徹競爭中性原則,不僅僅是所有制中性(國企和民企、內資和外資),也客觀要求在要素獲取(包括金融資源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大企業和中小企業平等對待。

競爭中性是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的重大趨勢,支持中小企業發展已成為對內深化改革的重要內涵,對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重視已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

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過程具有長期性,在這一過程中,中小企業的健康發展是保持經濟活力、解決就業問題、促進創業創新的重要保證。

從2016年開始的供給側改革對企業盈利改善、經濟企穩、通脹回升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最主要的受益群體是大企業,中小企業在淘汰過剩產能、環保限產的過程中,利潤受到擠壓。《指導意見》的發布,可能意味著對供給側改革副作用的修復。

一、對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重視已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

2018年下半年以來,針對寬貨幣到寬信用傳導不暢、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企業稅費負擔較重、盈利能力弱化問題,以及市場公平競爭問題,中央和各部委出臺了一系列政策。

此次出臺的《指導意見》,針對中小企業面臨的生產成本上升、融資難融資貴、創新發展能力不足等難點痛點,對去年以來各項惠及小微和民營企業的支持政策,進行了總結和深化,意味著支持中小微、民營企業的發展創新作為深化對內改革的重要內容,已經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

二、促進金融資源向民營和中小微企業傾斜

此次扶持的對象不僅是小微和民營企業,而是“中小企業”(從文件內容看也涵蓋了微型企業),覆蓋面更廣,更有利于激發實體經濟的活力。尤其是在創新發展方面,中型企業的地位和作用不亞于小微企業。

在中國的金融體系中,大型企業、擁有政府信用的國企和城投平臺等占據了絕大多數的金融資源。對于銀行等大型金融機構來說,大型企業背景強大、實力雄厚、抵質押物多、信用資質好,同時單筆貸款額度大、交易費用低,成為首選的業務對象。而小微企業既缺乏抵質押物、又缺乏政府隱性擔保,經營可持續性差,風險高、交易費用高,且銀行對其缺乏完善的風險定價機制,成為融資市場的“弱勢群體”。

包括《指導意見》在內的一系列政策的實施,對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融資提供了多方支持。

在信貸領域,提出“兩增兩控”、增速30%以上、降低風險溢價、建立激勵相容的監管考核機制、鼓勵發放信用貸款、降低擔保費率、開發續貸產品、推動大數據信用信息共享等等。

在債券融資領域,提出實施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發展高收益債券、私募債、雙創專項債務融資工具、創業投資基金類債券、創新創業企業專項債券等產品,推進創新創業公司債券試點,完善創新創業可轉債轉股機制,研究允許新三板掛牌企業發行可轉換公司債等。

在股權融資領域,提出加快多層次股權融資市場建設、探索實施民營企業股權融資支持工具、鼓勵股權投資類基金發展等政策。

上述政策有利于打破當前金融資源過度集中的現狀,為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融資開拓空間。

三、新三板“寶刀未老”,依然在直接融資領域發揮重要作用

1月底,科創板細則出臺,承載著中國新經濟、新技術振興的使命。科創板的制度設計吸取了創業板和新三板的教訓,規則有較大創新。

外界有一種觀點認為,科創板將“替代”新三板,成為中小企業融資的“主戰場”。但從中央近期表態來看,新三板的融資作用將繼續得到發揮。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指出:“穩步推進新三板發行與交易制度改革,促進新三板成為創新型民營中小微企業融資的重要平臺。”

此次印發的《指導意見》指出:“深化發行、交易、信息披露等改革,支持中小企業在新三板掛牌融資。”

兩次出臺的意見都專門強調了新三板在民營和中小微企業直接融資方面的作用。

科創板是中國股票市場改革的試驗田,同時也是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但主要服務對象是科技型、創新性企業。新三板和科創板在企業篩選標準方面有區別,對于科技創新屬性不是那么強的中小微型企業,未來股權融資可能還是主要依賴于新三板。同時,新三板的發行、交易、信息披露等制度也有望迎來改革。科創板和新三板將發揮協同作用,而不是替代作用。

四、本輪加杠桿的主體是民營和小微企業

從3月PMI數據顯示,大小企業分化程度顯著收斂,大企業PMI回落0.4至51.1,小企業PMI大幅回升4.0至59.3,為近5個月最高值。大小企業PMI之差已經回落至近年來的較低水平。

從3月PMI看,2018年下半年以來出臺的一系列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發展的政策,可能已經取得初步效果。這表明監管層確實抓住了2018年經濟下行的主要矛盾——嚴監管、緊信用造成的金融收縮。因此,支持小微企業融資的政策抓住了制約經濟發展、市場活力的“卡脖子”問題,對于經濟發展是有利的,效果已逐步開始顯現,經濟失速下滑風險減弱。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為了穩增長,先后加杠桿的主體包括地方政府、國企、房地產企業。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穩杠桿和結構性去杠桿,我們認為監管層的態度是對于地方政府、國企要堅持去杠桿特別是去隱性杠桿,而對于民企則允許適度加杠桿。

因此,這一輪加杠桿的主體是民營和小微企業。但由于民企的缺乏抵押、擔保能力較差、追償難度較大,與傳統銀行體系邏輯相悖,民企加杠桿從各國來講難度都是最大的,遠非政府、居民加杠桿可比,我們認為經濟出現V型反彈的可能性也很低,對經濟過度樂觀同樣不可取。

五、注重穩增長和防風險的平衡,警惕運動式放貸造成新的金融系統風險

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是世界性的難題,說明這一問題的形成不僅僅是因為中國金融市場制度不健全,也包括了市場化的因素:小微企業經營失敗風險較高、抗風險能力較弱、抵質押物較少,意味著風險溢價必然高于大型企業,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放貸意愿低。

從監管層出臺的政策來看,既包括市場化的政策(如激勵相容的考核機制、降低風險溢價的一系列舉措、科創板的推出),也包括行政性的指標要求(比如“兩增兩控”、30%增速要求)。

在此過程中,需要高度注重穩增長和防風險的平衡,不能以犧牲風險控制底線投放信貸資源。如果支持小微企業融資變成了一場運動競賽,小微企業融資的增長的代價會是金融體系信用風險的快速累積,從而形成新的風險隱患。

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此前也強調,要平衡好支持民營企業發展與防范金融風險的關系,銀行不得組織運動式的信貸投放,要遵循經濟金融規律。這不僅考驗監管的智慧,也意味著銀行需要盡快完善風控體系和信用風險定價機制。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返回頂部